首页 > 字画百科 > 国画怪才胡毅敏:能挥舞百斤画笔,却不能左右女儿的爱好

国画怪才胡毅敏:能挥舞百斤画笔,却不能左右女儿的爱好

时间: 2019-02-22 来源:【收藏古玩网】

2018年8月份,江西省吉安市永新藉国画怪才、水墨画家胡毅敏带着他独创的“水墨阳光”,从惠州回到了家乡。一来,他想把他十来年苦心摸索出来的国画“水墨阳光”传播给更多的人知道和掌握。二来,女儿胡菀惠下半年读高一了,他要回到女儿身边,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女儿中考成绩虽然还不错,被县重点高中录取,可她偏科厉害,不稳定,在这“拼儿”的时代,胡画家决计为了女儿的前程,放弃在外发展多年的艺术之路,回来开培训班,陪伴女儿最后几年学生时代。

胡菀惠有绘画天赋,且多才多艺。可胡毅敏却并不希望女儿走他的道路,他回来就是要阻止女儿走画画这条路,把她扳回到读书这条道上。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一起看下文。

在夹缝里求生,左手扳手,右手毛笔

2013年冬季,实验小学举行了一场书法比赛。读五年级的胡菀惠荣获全校一等奖。

胡菀惠高兴极了,拿着奖状回家。爷爷奶奶高兴得打电话告诉远在惠州工作的胡毅敏。哪知胡毅敏听到这个消息不但不高兴,还非常生气,“写字能当饭吃吗?菀惠,从今以后,你一定不要再练毛笔字了,你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好好学习。”小菀惠本想得到父亲的夸奖,哪想却被兜头浇了一飘冷水。

菀惠对书法的喜爱,是受到胡毅敏的影响。胡毅敏,1978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一个贫穷家庭。他父亲老实巴交,从没进过学堂门。为养育了三个子女,在县中心的邮电局门口摆摊,以修理自行车为业。

或许受了老胡的影响,胡毅敏从小不爱读书,却对修理自行车很有想法。初二那年,他索性辍学跟父亲学起了修理自行车。

胡毅敏脑子灵,学东西很快,跟着父亲修理自行车没多久,就能独自上手了。这让年迈的老胡倍感欣慰。八十年代,摩托车少,自行车是全民皆用的交通工具,修理自行车是一项来钱的好手艺。胡毅敏性格内向,再加上平日忙于守摊搞修理,并没什么爱好和来往的朋友。每天吃了晚饭,就坐在家里看电视。日子就在这种起早摸黑中过去了。


200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看新闻联播的图片新闻时,胡毅敏发现,在一个绘画巡回展上的12位画家,竟清一色是没有腿的残疾人。当他看着残疾人画家脸上自信的笑容时,他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那个晚上,胡毅敏失眠了,他在反复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正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那些残疾人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成功了呢?……他这个正常人为什么安于现状,不为未来去拼搏一次呢?成则我幸,不成则我命。人生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一念到此,胡毅敏顿时兴奋起来。第二天晚饭后,他拿了偷偷存下来的几块钱,去书店里买了毛笔、字帖和墨汁,学着模字帖。一开始,字很丑,东倒西歪,就像螃蟹的脚一样张牙舞爪。但他不在乎,决心要坚持练下去。练了一个星期后,分买的字帖全写完了。没纸了,怎么办?他知道家里困难,不好意思向父亲要钱。一天,收摊后,因有事路过一个废品收购站,看到收购站门口有不少被人扔掉的碎纸片。胡毅敏机灵地捡起这些纸片带回家。回家后稍作整理,他又有写字的纸了。捡来的纸写完后,他又跑到废品站去捡废纸。

这样持续了没多久,有一天他再去废品站捡废纸时,意外发现废品站关门了。眼看着墨水用完了,纸也没有了,他要断炊了,胡毅敏心里像猫抓了般难受。思来想去,脑子活络的胡毅敏很快又想出了个好办法:他把装墨水的塑料瓶灌满清水,带到摊子上。没事的时候,就用毛笔沾上清水,在脚下平整的水泥地上写。因为墨汁很淡,随着水分晒干后,地上痕迹全无,这样一来,既环保卫生,又可以节省不少钱。从那以后,路过县邮局的南来北往的人们,都会看到修理摊前那个年轻的师傅,一忙完,就蹲在地上认真地练毛笔字。

左手扳手,右手毛笔的日子,渐渐成了胡毅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成了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

练了一段时间,胡毅敏发现,当他放下扳手,拿笔练字时,却找不到感觉,毛笔握在手里轻飘飘的,写出来的字也歪歪扭扭的,很难看。

看着自己写的不但没进步,却越写越不像样子的毛笔字,胡毅敏心灰心冷,甚至不想再练了。可是在夜深人静之时,他不由回想起那个晚上,电视上无腿画家们的成功,以及站在央视舞台上接受别人仰慕的掌声那一幕,又让他像打了鸡血般热血沸腾。

可是,怎样才能改善那种差别呢,胡毅敏一边忙着补胎、打气,一边头脑转个不停。

一天临近中午,胡毅敏从摊子上想站起身来直一下腰,却一不小心撞在一位卖完菜回家的老太太担子上,担子被他狠狠一撞,里面的称及称砣一下就倾倒出来了。胡毅敏吓得赶紧道歉,然后又替老人的东西捡起,放回担子里。老太太见他是无意的,也就没说什么。胡毅敏忙到近下午一点,才把手上的自行车全部补好漏、打好气,换好胎。他疲惫地端起父亲送过来的盒饭匆匆吃了起来。忽然,电光火石一般,他想到了什么。

收摊后,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拐到工商银行对面的打称师傅的店里,买了个一斤重的称砣,让师傅在称砣底部戳一个圆圆的小洞。第二天守摊的空隙,他把特制的称砣小心翼翼地顶到那种足有拇指粗的毛笔顶部,固定,然后握着这根加重了的毛笔写了起来。嘿,还真不要说,这样写起来虽然比较吃力,可是份量有了,感觉有了,字也写得顺溜了。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这样练了没多久,胡毅敏的毛笔字便有了质的飞跃。又继续练了一段时间,胡毅敏又把一斤重的称砣换成一斤半。后来,每当握笔练得感觉轻松了,他为了增加难度,每隔一段时间又要把称砣加重。

这样写,毛笔越写越有感觉,字也越练越好。有时,回到家里,他还要握着个加了几斤重的称砣练到半夜。由于平时要为生活打拼,再加上没日没夜地握着个几斤重的毛笔,很长一段时间胡毅敏累得手都抬不起来,筷子拿不稳。他妻子看他每天醉心练毛笔字,却从不关心一下她们俩娘和未来的生活,经常为此跟胡毅敏吵架。胡毅敏为了安慰妻子,回家后不敢多练毛笔字,只敢在摊子上休息时抓紧时间练字。这样拼命的结果,便是全身的酸痛难忍。

尽管胡毅敏对于艺术的追求如痴如醉,可生活,似乎对他并没有任何青睐,却让他在活的夹缝里备受折磨,有一段时间,他也曾想过放弃。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吴女情感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分享到:
共执行 163 个查询,用时 0.026714 秒,在线 228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