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景泰蓝资讯 > 时光中的景泰蓝 ——访景泰蓝工艺大师米振雄

时光中的景泰蓝 ——访景泰蓝工艺大师米振雄

时间: 2019-03-07 来源:【收藏古玩网】

景泰蓝大米振雄

几十年前的某个午后,梁思成和林徽因在海王村附近散步,无意中,被地摊上的一只景泰蓝小瓶吸引。摊主说:“这是真正的景泰蓝,您在别的地方可看不到。可惜,景泰蓝在北京火了五六百年,这就快断了。”

对艺术极其敏感的梁、林二人,迅速展开对北京地区景泰蓝情况的调查。由于连年战乱和经济原因,成本高昂的珐琅难以为继,手工艺人生活潦倒,整个北京仅有几家散布的小作坊还在制作景泰蓝,且销路堪忧。为挽救这一民族传统工艺,梁、林二人在清华大学营建系成立了“工艺美术抢救小组”,带着钱美华、常沙娜等人共同研究。通过对故宫内景泰蓝作品的描摹,全面调整生产、更新设计、反复试工,将其制作成精致的国礼,最终助景泰蓝的光芒再次璀璨。

79岁的米振雄将时光中的故事向我们娓娓道来。林徽因临终前曾叮嘱她的学生、一代工艺美术大师钱美华说:“景泰蓝是国宝,不能在新中国失传。”米振雄说,这句话,就是景泰蓝这个行业的传家宝。

脚踏实地·磨炼技艺终成大师

1958年,米振雄进入北京珐琅厂学艺。“当时家里比较困难,就提前上班了。因为自己是残疾人,珐琅厂只要手灵活就收,所以我学艺也比较努力。”起初的学习条件很艰苦,因为缺乏专职的设计岗位,没有成型的图纸,因此只能师父在前头走,学徒在后面跟着,极大地限制了个人创作。深感于单纯模仿无法进步,而且掐丝、点蓝等工序都需要有绘画功底才能融入自己的创作,米振雄便开始自己拜师学习绘画。

创作中的米振雄

学习绘画后,米振雄逐渐开始在作品中融入自己的创意,不用再紧紧跟在师父后面,技术有了很大的提升。北京珐琅厂也发现了这颗慧珠,送他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继续学艺。有了扎实的绘画基础后,再次回到厂里,米振雄被提拔为技师,开始步入设计队伍,创作空间越来越大,到外面参观学习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开阔了眼界。米振雄设计创作景泰蓝的技艺不断提高,1993年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997年被评为北京特级工艺美术大师。

“其实,刚开始学画画是为了工作,也是想给自己退休之后找点事情做。”米振雄坦言。到1999年退休时,米振雄在国家和珐琅厂的帮助下,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与珐琅厂内一些退休的高级技师合作,继续景泰蓝艺术的创作。2002年,他设计的“天柱瓶”和“银星瓶”获北京市优秀工业设计竞赛金奖;2005年设计的“故宫水缸”获北京旅游商品设计大赛金奖;2016年创作的“一带一路 四海同心景泰蓝赏瓶”被作为国礼,赠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2017年与中国金币总公司文化传播中心合作设计的“财富尊”,被大英博物馆收藏。米振雄对景泰蓝的热爱和创作从未停歇。“其实就是一个精益求精的精神,从做东西来讲,不是敷衍了事,而是诚心诚意的。比如说造佛像,首先要净手、洗脸,表示对佛的尊敬。我做每个东西都是全身心投入的。”米振雄近60年的创作生涯,就是对工匠精神的最好诠释。

非遗传承·留下这个时代的作品


2006年,景泰蓝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米振雄作为北京市非遗景泰蓝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表达了自己对景泰蓝传统技艺传承的理解。

米振雄指点学生

米振雄认为,首先要做的是让大家正确认识景泰蓝。“很多北京人都不知道景泰蓝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很多人认为景泰蓝是瓷器,其实不是,它是铜胎掐丝珐琅。”

大约在13世纪末,忽必烈远征,景泰蓝由阿拉伯、西亚国家传入中国。明代宣德、景泰年间,中国景泰蓝制作工艺达到一个顶峰。宫廷内的御用监设有专门制作景泰蓝的作坊,“景泰蓝”一词也由此诞生。由于皇家限制,手工艺人无法出宫,作品禁止流入民间。一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景泰蓝都是宫廷专用。后来由于原料无法供给,艺人逐渐出宫,失去精美设计的景泰蓝逐渐沦为缺乏艺术价值的小工艺品,景泰蓝行业也逐渐没落,也就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谈及自己钟爱的艺术,米振雄滔滔不绝:“陶瓷最多烧两次就可以成型,一次泥胎,画后再烧一次。而景泰蓝一件作品要烧8〜10次,你都不可想象,它的颜色是烧一次加一次,逐渐累积起来。景泰蓝的制作是一个大的工程,先要经过制胎打出铜坯,接下来跟着设计师的设计来掐花纹,都是手工粘上去的。不止1根丝,都是5根丝并起来掰。然后再点蓝,上颜色,再烧。它的釉料是天然矿石熬制的,不是普通的颜料,要经过6〜8个月的高温烧制,永远不会褪色。所以说,制胎、掐丝、点蓝、磨光,再镀金,这个是大工序,还有五六个小的工序。平常人们说景泰蓝要经过108道工序,其实说起来还不止108道,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一个人是干不了的!一般来说,一件作品需要3个月,大的作品要半年。它其实是高档的奢侈品。”
如今,你如果到了位于北京市珐琅厂内的景泰蓝艺术博物馆,会有工作人员详细地介绍景泰蓝的历史、作品及工艺过程,也有掐丝、点蓝等工序供游客学习互动。

除了提升大众对景泰蓝的基本认识,其自身工艺的积极传承与不断创新也尤为重要。米振雄说:“不管是搞什么艺术,无论是舞台艺术、音乐艺术、听觉艺术,还是视觉艺术,都必须在传统的基础上,根据时代的发展,增加新的内容,赋予新的内涵。”传统景泰蓝作品主要是佛教题材,勾子莲、牡丹花、荷花等花纹都与佛教息息相关。现在的花纹扩展到四季花鸟、人物、山水等,创作方向更加广泛。过去景泰蓝只有20多种颜色,釉料颜色不足限制了景泰蓝作品的丰富,而现在颜色已经达到60多种。“其实,现在的作品还是离不开传统的福禄寿喜主题,但今天的福禄寿喜已经有了新的内涵。”比如将国徽庄重地融入作品中央;又如作为国礼赠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四海同心瓶”的创作,米振雄以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象耳转心瓶为原型进行再创作,运用莲纹、宝相花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又融入“帆船航海图”及“骆驼商队图”等“一带一路”元素,表现共同繁荣的宏伟蓝图,被多个国家的博物馆收藏。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紧缺问题经常成为媒体和人们关注的焦点。“现在来学的年轻人数量还可以。由于国家现在比较重视非遗,给了很多条件,比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好出多少倍。手艺工厂也招收残疾人,其中有的孩子更聪明、更专心。”米振雄说,其实景泰蓝的制作不像想象中有趣,“点蓝上色听起来挺好玩的,但是一个瓶子上一次色要5天,再烧,再点,连续点3次,一共15天,所以说,其实是很枯燥的。”如今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社会变得更加浮躁,很多年轻人失去耐心,坐不住,这也是手艺传承过程中遇到的难题。

同时,米振雄也谈到了自己对于当代艺术的一些担忧。“国家在非遗保护方面给予了很多资金上的支持,但是整个社会环境还是对当今艺术关注不够。不管现在拍卖会也好,博物馆也好,都是要文物。当代艺术,一概不顾。我老是跟我的同事们说,我们要创作的是这个时代的精品,就是50年、100年后的文物。”如果市场、馆藏能够对当代艺术有更多的关注,手工艺人拥有更多成就感,也能为景泰蓝创作注入更多动力。


米振雄作品《财富尊

携手创新·美好愿景始终如一

景泰蓝的工艺在几十年间有了发展与创新,但其中蕴含着的美好愿景始终如一。米振雄说:“我们的愿望是‘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就是说我们在创作时,饱含着一个美好的祝愿,把这个祝愿和我们中国的文化融入作品中。你把这件作品带到你家里,你带回去的是好运,带回去的是吉祥。”

2017年,中国金币总公司文化传播中心设计团队邀请米振雄,共同创作了景泰蓝作品“财富尊”。“对于‘财富尊’来说,我们赋予了它很多的寓意,比如鸿运当头、富贵如意等。”米振雄在“财富尊”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从实际来讲,‘财富尊’从一开始形成创意到一遍遍修改图稿,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加上是精密的小批量制作,最终花费的时间成本很高。”

中国金币总公司与米振雄这一创造性的合作,是对景泰蓝设计新角度的开拓,也是对景泰蓝艺术价值的宣传和支持。米振雄说道:“这等于帮助非物质文化遗产开拓宣传,拓宽销路,实际上是在帮助‘非遗’进一步复兴。”这是新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再度绽放的见证,也是留给后人珍贵的时代精神礼物,更表现了人们对祖国繁荣和生活幸福的美好期待。

林徽因曾赞叹景泰蓝具有“古玉般温润、锦缎般富丽、宋瓷般自然活泼的特质”。米振雄等一代代大师将青春与热情尽投于此,帮助时光中的景泰蓝永葆光华,留下它属于今天的最美身影。


文章来源于《中国金币文化》2018年第4辑
图文编辑:烛火飞花(文中部分文字、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到:
共执行 164 个查询,用时 0.035339 秒,在线 455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9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