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著名山水画家周克强的艺术人生

著名山水画家周克强的艺术人生

时间: 2019-04-19 来源:【收藏古玩网】

周克强与李苦禅


李苦禅


世交渊源:


家父周抡园与李苦禅先生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国立北平艺专的同窗好友,他们情同手足。他们都是极其穷苦的学生,平日里除了努力刻苦学习,业余时间还要賺取学习生活的费用。我父亲每年的寒暑假就到熊希龄总统创办的慈善学校代课,李苦禅先生常在京域里拉洋车挣钱。即便是这样的条件,他们仍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该校。


悉心教导:


我与李苦禅先生第一次见面是1977年的秋天。


那是我父亲时隔40年返回北京,他们每次见面都相谈甚欢,真是滔滔不绝,甚至手舞足蹈地讲他们学生时代的故事。还探讨着中国画的发展与未来,总之永远也说不完聊不完。我父亲还告诉他说我已在习画他听后很高兴,并鼓励我要努力要刻苦。


从那以后,我每次到北京,都去看望他和李慧文伯母,李苦禅先生一见到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往事,真是伯父见到侄女般的热情和爱护。我也带上我的习作请他看看,请他教导于我,他细细观看,然后中肯的讲出笔墨的方法,构图的处理等精道之谈,总是让我受益匪浅。时至今日,他的鼓励仍激励我在绘画的道路上前行。


李苦禅谈周克强艺术:


克强侄女天赐聪颖,勤奋努力地坚持学习他父亲周抡园学兄的山水画,定能成功。

周克强与李可染

画家周克强


世交渊源:


父亲与李可染相识于七七事变后,大批爱国知识分子不当亡国奴,离乡背井,我父亲从北平,李可染先生从杭州均逃难到了重庆,他们在这里相识,后来我父亲从重庆到了成都,而李可染先生留在重庆抗战胜利,因国民政府派人接管北平,李可染先生去了北平,并拜齐白石老人为师,与北平艺专诸多同学也有了交集。


1988年4月的一天,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周抡园山水画晨》将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前,我去到三里河他家,请他为父亲的展览题写展览名,李可染先生欣然应允,并说:“我给尊敬的周抡园先生题写画展名,我一定要认认真真地书写,两天后你来取吧。”果然两天后,邹佩珠师母就打电话到我住的刘开渠家,通知我去取。下午我到李可染先生家,不但取回了画展名,李可染先生还在题词册页的封面题写了“艺苑撷英”四字和署名盖章,多好的老人啊。邹佩珠师母不仅是一位女雕塑家,还是一位摄影家,还热情的主动给我们撅影,我和李可染先生的合影,就是邹佩珠师母的摄影作品。


悉心教导:


八十年代之初,我就去北京三里河他家,拜望李可染先生和邹佩珠师母。因他早年就认识我父亲,对我父亲很敬重。李可染先生是一位很和蔼的老人,在得知我也在学习山水画。总是给予我很多的鼓励。后来我还去他家看他画画,我也拿出我的画作请他作指教,他最强调笔墨、用墨、积墨、水墨,画画要不辞繁复,一遍遍地画,直至达到理想的效果为止。


李可染谈周克强艺术:


画得好!看作品就知道你一直坚持在山水画中探寻自己的道路,我还是要继续鼓励你,多画多下苦功夫,多多磨炼自己,在这样好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周克强与董寿平

画家周克强


世交渊源:


我父亲与董寿平先生是老朋友,董寿平先生是山西洪洞人。抗战时期,董寿平先生也是一位不当亡国奴,逃难入川的一位爱国知识分子。他住在灌县就是现在的都江堰市。我父亲常常骑着脚踏车从成都到灌县写生,去看望董寿平先生一家,董寿平先生来成都也必定来我家与我父亲一聚。当时他们的处境一样,背井离乡,逃难来川,眼巴巴地盼望自己的国家不受入侵者的欺凌。漫长的八年,终于等到了胜利来临,董寿平先生一家去了北平,之后一直在荣宝斋工作直到退休。


悉心教导:


1977年秋,我父亲回京时,他们也聚了几次。我陪我父亲去了和平里董家,我看到他们的关系融洽,谈笑风生,董寿平先生提笔便画竹一幅送我父亲,真有君子之风。董伯母人很和蔼,总是笑眯眯地坐在一旁,我真的感到一点儿也不生疏。之后到京,自然也常去和平里董寿平先生的家,把我的山水画拿给他看,请求赐教,我从董寿平先生那里学到了诸如笔法、运笔的力度、烘染等等。董寿平先生观我的画作,常予以夸奖,倍感鼓舞。


董寿平谈周克强艺术:


你不但从你父亲那里学习山水画,还就博采众家之长,这样下去,前途无量


董寿平(当代著名写意画名家、书法家、曾任北京荣宝斋顾问)

周克强与刘开渠

画家周克强


世交渊源:


家父周抡园与刘开渠先生亦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国立北平艺专的同学,感情深厚,是最好的朋友。他们也都是有气节的年轻人,深受李大钊先生进步思想的影响,并积极参与进步活动。他们在学业上更是名列前茅的佼佼者。毕业后,我父亲应蔡元培校长之聘留校任教,刘开渠先生由蔡元培先生派送到法国留学。七、七事变后,为不当亡国奴,两人都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和工作。父亲离开北平,刘开渠先生离开了杭州。历经苦难,逃难到了重庆,后又辗转到了成都,两人积极参与进步活动。抗战胜利,刘开渠先生离开了成都,途经上海返回了杭州。而我父亲留在了成都,他与刘开渠先生又一次分离。


悉心教导:


初见开渠先生是1977年的秋天,在西单太仆寺街63号刘先生家中,谈美术讲人生,说理想抱负。我听到了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故事,刘开渠先生是如何创作面朝天安门的三幅浮雕,知道了“渡长江”那幅浮雕里的女艄翁就是以刘伯母程丽娜为模特儿而创作的。毛泽东题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字是写在16开的一张纸上,由刘开渠先生趴在地上放大了若干倍才成了纪念碑上两米大的字,真是不易啊。后来,我每次到北京,一定住太仆寺街63号刘伯伯家。伯父伯母待我像女儿一般,我也只要在京,一定陪陪二老诸如外出活动,看医生等等。1989年秋,安徽电视台(刘开渠先生是安徽萧县人)拍刘开渠先生的专题片时,我专程到京陪他出外景,去五塔寺、圆明园、西单街头、天安门广场等处拍摄,片中都有我的身影。刘开渠先生早就知道我在跟我父亲学习山水画,时不时我会奉上我的作品请他指教,他常给我绘画方面的指导。并叮嘱我“继承父亲坚守传统、创作力求志趣高雅”


刘开渠谈周克强艺术:


克强能继承你父亲抡园学兄的山水画,这非常好!我看你的画作很有清高的雅趣,不错不错。


——刘开渠(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等职)


(文章源自匠心艺品艺术中心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转载或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

分享到:
共执行 163 个查询,用时 0.029567 秒,在线 332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45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