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蜀山雄秀入画图-寻访山水画家罗其鑫先生

蜀山雄秀入画图-寻访山水画家罗其鑫先生

时间: 2019-04-25 来源:【收藏古玩网】

前言


当今画坛评论多以画家作品为基础,寻找与传统与现代的切合点,发掘作品的独创性地位为目标,且研究者多重理论而轻实践,易于陈陈相因,空彻辞藻,忽略中国画传统传承的基本特点的定位,难免在对画家地位定位也缺乏一定客观性,比较性。这源于研究者一方面缺少对画家纵向的时代变化脉络的梳理,另一方面也缺乏对时代环境研究,使读者对画家缺乏一个系统的全面的认知。


1999年进老师工作室,迄今为止也有二十多年时间。我因画为缘与老师相聚相知,也算一生的一大幸事。当初入翰林艺朮学院,在教务処老师引领下从一楼到四楼参观过教室,本来学习花鸟画出身我反而被老师的山水画所吸引,从此走上一条漫长的学习山水之路。今日承艺术网之约提笔为老师作文,一是感触良多,不吐不快,二来也是胆大妄为之。


正文


第一部分  关于国画传统的认知


中国山水画缘于魏晋,形成于隋唐时期,发展于五代,完备于宋元两朝,自明清完成其总结。清朝晚期,尤其19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中国传统文化受到西方文化的巨大衝击。山水画作为传统绘画中最完俻的代表形式,也引来了一大变机,其发展过程在肯定与否定传统中间摇摆不定。而新中国建国初近三十年间,受政治形势的影响,苏联式的现实主义的西方绘画理论主宰了中国绘画的整个系统。为政治服务为核心目标的局部现实主义的审美观一统江湖。这使得中国画完全背离了其本身的追求写意为核心发展模式。从而丧失了中国绘画的独有的东方艺术特征,变得不伦不类。生活中的艺术感悟总有它的最佳表现形式,油画的厚重朴实,水彩的轻灵跳跃,国画的笔墨意韵,装置的博杂晦涩,摄影的自然纯朴。。。。同时代不同艺术形态或许可以借鉴,但不能取代,当代不少学者用国画工具画列宾学院素描,拿油画笔与相机拼写真。。。根源即在于此。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生代的艺朮从业工作者伴随国家的改革开放大规模的关注西方文学艺术。一方面由于其中的绝大多数由于传统文化教育本身的缺失,对中国传统文化及传统艺朮史缺乏更深入的瞭解和认识;另一方面在如何对待苏联式的政治性的文学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近代以来的抽象艺术的发展三者之间的关系缺乏完整的认识。加上社会发展本身所具有工业时代所固有的快餐式的急功近利追求下的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七十年代以后绝大部分学习艺术的从业者和外围的爱好者的存在与飞速发展,造成了当今中国画坛对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方向及标准缺乏一个客观的完整的认知。


而完整的认识山水画,必须要对传统与当代的山水画发展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否则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在深入认识山水画过程中,必然包含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写和意两个字内涵与外延的发展,即一方面对中国画的书法书写属性的保留与追求,另一方面从形式到内容上以中国文化意境营造作为终极目标的双向特征,这二者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剑门天下壮  2012年


第二部分  罗其鑫先生艺术经历


基于以上对传统国画的认知的基础上再来审视罗其鑫先生的艺术,就有了大致的方向与标准。而要完整的认识先生的山水理论与实践的发展,一方面离不开对先生的艺术人生的深入了解;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对中国传统的正确认知,并将这二者进行有机的结合。


基于以上认知,我们应先了解一下罗其鑫先生的大致艺术经历,我通过查阅资料和与老师的交流,基本情况,并结合建国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致情况,大概可以把罗其鑫先生的经历分为三个阶段:


1959-1962年 求学于成都市美术学校国画专业


1962-1997年 成都工艺美术研究所中国画创作室设计师


1988-1993年 担任政协民盟成都市委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此间亦从事山水画教学


1993-2003年 辞去政府行政工作致力于成都社会大学和四川省教育学院中国山水画的教学与创作


2003年至今,退休后寓居于三圣乡潜心于国画创作。


对于一位画家来说尤其一个中国传统画家来说,罗其鑫先生所生长政治生态与社会环境来说并不十分有利,而就其成长的家庭环境来说则相对较为幸运。父亲是的出川抗战的国民党名将,解放战争期间又为新中国建国作出了杰出贡献,家境还算富足,在建国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也幸运的在相对平静的环境中生活与学习。


至于为何要提及这一问题,因为在研究中国古代山水画发展历史过程中,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那就是以山水为主要成就的画家的成长环境基本上都必备以下的两个因素,第一,有充足的时间接触祖国的名山大川,第二有足够的机会去认知和了解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发展和演变并对其学习的基础上形成个人的风格。


更为难得的是,罗其鑫先生充分抓住了这机会,展现了自己的天赋与才华。探究其艺术发展历程不难看出。在中国建国以来的国画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他都充分利用历史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变迁给他带来的机会,并在其中充分的吸取了营养。


四川画家群体自古以来,在中国文学艺术史上,就享有独特的地位。一方面在于其不同于北方的自然地质地貌条件;另一方面与江南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环境又有所不同。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几千年来,水旱从人,于是天府。在经济上,在全国也是独树一帜。内陆相对封闭的自然环境,避免了更多的大大少于中原地区的政治动乱与军事之祸,数为乱世避居佳处,数度文人骚客齐聚,为数世之盛,从而有了深厚的文化积淀。远可追唐宋,近当揽民国,当代张大千,冯建吴兄弟,传抱石等等名家均与蜀中渊源深刻。


先生与近代蜀中名家多有交集。或师或友,不一而足,每听先生谈及过往画坛逸事,均如数家珍,令吾辈艳羡不已。


罗其鑫先生父亲是四川农业学校(四川大学前身)高材生,不仅国学底子好,而且还写得一手好书法。罗其鑫回忆说:“父亲参加工作后,特别喜爱书法,一有空就铺开宣纸练习写毛笔字,父亲写字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耳濡目染的缘故我很小就喜欢上书画艺术,那个时候,自己有了一个目标——当一位书画家。”


罗其鑫先生的第一个书画启蒙老师,是当时四川著名书画家蒋襄岩。回忆当年,先生深有感触“因为从小就对书画艺术痴迷,在蒋襄岩的指点下,自己非常刻苦和努力,因磨墨较费时间,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练习书法,我都是用土红(一种很便宜好用的颜料)来写字,画画。”


很小的时候,先生就展现出突出的绘画天赋,据先生回忆:“在小学时,我的书画作品就获得过成都东城区少儿书画优秀奖。”进入中学后,因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罗其鑫一直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由于自己的绘画水平越来越高,加之有学校老师鼓励,我中学毕业时,直接报考了成都美术学校。”


当时的成都美术学校,当时成都美术学校师资力量很强。这是一个画家云集、名家荟萃的地方。这是当时成都唯一的专业美术学校,由于历史政治原因,这里不仅聚焦四川本土的学术精英,更有来自江浙一带的全国著名学者,如主讲教本源文化的王星泉老师,教古文的薛凤逺等老先生。


教习罗其鑫先的国画老师主要有三位:写意山水画家周抡园,工笔画家赵蕴玉以及写意画家罗新之。“周抡园是我国著名的山水画家,赵蕴玉和罗新之都是张大千的高徒,在宋元山水画方面造诣很深,在三位老师的教导之下,我的书画艺术创作水平提高得很快。”罗其鑫先生回忆往事常说,他以前主要是画花鸟和人物画,并且还算画得不错,但进入成都美术学校后,第一堂课就被周抡园气象不凡的山水画所吸引,这也是他后来专攻山水画的原因。


虽然是初习山水画,但由于之前的绘画功底相当扎实,在成都美术学校期间,为周抡园先生所赏识,便拜其为师。从那以后,罗其鑫在周抡园老师的启迪督导之下,悉心学习国画山水。先生从十九岁到四十余岁始终跟随周轮园先生左右直到老先生去世。


关于这一时期的生活与学习,罗其鑫先生在他的文章《我的画就是我的话》里这样写道 :


“作为一个学画的人,我是幸运的。当时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仅山水课就有周抡园、赵蕴玉、罗新之三位老师。周抡园先生早年毕业于北平艺专,是萧厔泉、萧谦中人称黑白二萧的得意门生,周抡园先生主讲他的“本家山水”。赵蕴玉,罗新之先生则是张大千先生的亲传弟子,赵老师辅讲宋明山水,罗老师辅讲元代山水。当年在校学习,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学校偏处于草堂寺和尚桥侧的几间茅屋之内,离街上有五里之遥,那时候粮食紧张,省高教局下令把体育课等一切与主课无关的活动全部取消,以节省体力消耗。我们除了上课只可以在图书室阅读和查找资料。以“精神食粮”来充饥以弥补“口粮”之不足,反而成全了我们青年时代只能学习的那段美好时光。”


毕业以后,罗其鑫先生被分配到成都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非常幸运的是,蜀中的大部分著名画家都被安排到这个单位工作。在此期间,和当年的老师又成为同事,共事之余,又为进一步学习创造了极佳的条件。七十年代,错被划为右派分子的著名画家岑学恭来到研究所,先生又得以拜入门下。


周抡园先生是中国山水画千秋家法的正宗传人,岑学恭是“三峡画派”创始人,他们在中国画坛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这两位蜀中大师的指点下,罗其鑫在充分吸收中国山水画的传统的基础上,吸近代众家之长,再加上自己创新,为后来在绘画上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风格打下坚实的基础。


新中国建国以后成长起来的画家中绝大部分不可避免受到政治审美因素的严重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造型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得心源的个体审美这标准的彻底抛弃,片面强调应物象形的现实主义的审美观念。二是创作目的上,忽视主观个体对于审美的终极追求,过分强调迎合政治要求,群众教育社会功能目的。在这种所谓的主流价值观的带动之下进行个体的创作。实际上在这样一种创作过程里边,艺术家个体的本人的要求被大大削弱了。国画创作主题被埋没于社会运动式的程序化规范化的作坊式加工方式中。这种所谓的价值观引领下的艺术创作至今很多文艺活动范围里仍大行其道,尽管这严重违背艺术家创作的基本规律。


真正的艺术创作正好与此相反,艺术家的创作更多的应该体现艺术家个体对社会的反映,集体性与艺术家个体的思考的有机结合。丧失了个人思想性的作品很容易丧失其艺术性,也极大的限制了艺术工作者的个人发展。


在这种形势下,先生在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工作使他最大限度的减少了政治对创作的影响。享受到了天时之利。所以在后来的回忆这一段时光时先生这样写道:


“幸运二是我后来调到成都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当时学校的大部分老师也调整到了该单位。感谢上苍,在国画创作室我能继续得到恩师的教导多年。“文革”中,书画界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就踩中地雷,在那个年代把国画当作“封、资、修”来批判。


七十年代初国家经济陷于极度的困难之中,外汇紧缺,国家只能用工艺美术品和书画换汇,鉴于国内的政治环境,周总理在书画作品的出口上做了“不要把我们的文艺思想强加于人,只要不是反动的丑恶的黄色的都可以画”的批示。这是书画创作上的真正意义上的解放。“文革”中没有改行,能以手中笔效力于国家,没有虚度年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然,对于现实主义的造型技术的优势,我们也不能一概予以否定。中国传统绘画里边片面强调写意特征,文人特征。导致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造型能力的局限性。在两宋以后国画艺术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发展。因此。在学习绘画作品早期,一定的造型能力的训练,也是有必要的。这对于中国传统画家外师造化这一步骤的目的实现很有帮助。最为典型的体现其造型能力在写生过程里的广泛应用。建国初期傅抱石,钱松喦等人发起的长江万里行写生活动对国画所带来的影响可以说明这一点,而在这其中李可染先生的成就尤为突出。


梳理作品线索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在罗其鑫先生早年的作品里边正规的美术学校里现实主义的造型训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罗其鑫先生在早年的学习和工作中,也充分利用其有利的成长环境,对中国传统绘画也进行了广泛的涉猎。并且有幸得到了当时在川的各方面的杰出老一辈艺术家的指导,从而为后期自己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总体来讲,罗其鑫先生整个艺术生涯的前期比起同朝代的知识分子来,生活简单平顺(在专业美术学校学习,毕业后专职于艺术创作,政治运动的冲击影响小)这都为先生后来的艺术发展提供了较好的先期条件。


人生的成功可能从天时地利得益,但根源还是个人努力的奋斗之合。先生今天能在中国山水画坛独树一帜,更多的则源于其对中国传统与现代绘画的不懈的探索与追求。


正是基于以上原因,罗其鑫先生很早就在四川画坛崭露头角,1980年,受外贸部广东口岸的安排在国外(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成为建国后政府层面组织的首批在外国举办画展的四川画家。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天然图画 1979年

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罗其鑫先生主要生活与学习仍然在工艺美术研究所度过,由于工作能力突出,后来被任命为国画创作室主任,他的行政主要工作就是两件事:国画出口谈判和每年安排一次涉外的画展。其余的时间则是专心从事国画研究创作。唯一遗憾的是,这一期由于工作环境和条件的限制,先生的画作并没有留下多少影像资料,但我们还是能从只画片角中寻找到以下一些特点:


作品逐渐摆脱了现实主义的政治性的群体创作特征,广泛的回归中国传统文化审美,并大量的在宋元山水画里边吸取营养。从其留下的一些作品中山石不难看出宋四家的深入研究的明显痕迹,而树法更多吸收元代诸家笔墨特征,宋代山水的严谨与元代山水的自由逸趣的结合,在先生的作品里面相得益彰。关于这一阶段的历史,从黄宗贤先生十多年前为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就对罗其鑫先生有80年代的记忆深刻,言其早年以摹古高手而名动蜀中。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杜少陵诗意图 1983年

在学习古人的同时,先生也对国画的发展进行了大量有益的探索,这一期间的作品里边也初步看到了先生以后创作过程里边的个人特征的雏形:一方面确立了自己的开创性的水云画法,另一方面又有效的揉合了元代绘画中的解索,乱柴,荷叶等皴法,辅之以抱石先生的野逸,开创了全国独树一帜的古柏的画法。并在这两个方面研究成果基础上从而形成了独立的有开创性的创作元素和符号。这在同时代的画家里边,实属凤毛麟角。


如果说整个80年代是先生对传统绘画的重新思考,那么到90年代中期以后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的共十余年时间则是先生艺术的一个飞跃时期。这一时期随着先生对于传统绘画的理解进一步深入,同时对当代中外艺术发展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这使先生的创作在当今山水画坛的群体特征中摆脱出来,个人面貌更加突出,传统文化向当代社会发展的认知转化形成了强烈的巴蜀地域特征。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峡江图 1994年

与此同时,贯穿在其在整个创作艺术生涯中的是罗其鑫先生对传统文化独到的见解。从家学中汲取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加之持续不断的对古代文学,历史与哲学的研究的文化积淀,也对其山水画的创作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如果说2007年在美旧金山所举办的先生的个人画展是对这一时期的初步总结,那么先生在四川省博物馆举行的松柏长青画展,应该说是对该阶段的创作和艺术探索的一次很好的总结与展示。而2017年在中国国家画院的个展的成功举办则是先生向新的高峰发起冲击的起点。


第三部分  罗其鑫先生的山水画艺术特征


对于一个山水画家的艺术价值,罗其鑫先生在给学生写的一篇文章里曾这样讲:


“中国的山水画源远流长,她是中华文化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承载着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和民族的共同审美观。在山水画慢长历史发展中,她是传承有序而不断丰富、不断总结、不断的变化着。一部山水画史就是一个守和变的交替错综的发展史,是一个谓守者有识变者有胆的行进渐进发展史,画家在思维、笔墨情趣方面应该具备有胆有识,这也是中国画发展的一个清晰的脉络和基本特征。”


纵观羅其鑫先生的艺术人生,正是在不断践行着对传统的承载与坚持,一方面又在不断探索对社会现实发展新时期山水画的发展推动中实现出自已的艺术价值特征


对于中国山水画构成要素这方面来讲,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独具中国特色的笔墨意趣的保留和发展。其二,中国传统山水画具象元素的继承和发展。其三,中国传统文化积淀的体现与创造深化。


首先关于笔墨意趣的传承与发展来看,几千年以来,中国绘画艺术一直以毛笔作为主要工具,以墨为主要的书画原料,辅之以各种植物矿物的天然颜料。以宣纸和绢帛成为中国绘画的主要载体。所有这些糅合起来构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画面特征,这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并对东亚的日本与朝鲜产生的深远的影响。另一方面,随着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人们又给中国绘画添加了关于笔墨特征的具有中国哲学意味的审美要求。自古以来的画家和理论家对此有深入的研究和传承。使得中国画中笔墨特质成为不可或缺的要素。中国画讲究骨法用笔,用笔上对笔力的讲究是其区别于西方绘画线条的关键之所在,正如孙过庭在其《书谱》中所写的那样:“假令衆妙攸歸,務存骨氣;骨既存矣,而遒潤加之。亦猶枝榦(幹)扶疏(蘇),凌霜雪而彌勁;花葉鮮茂,與雲日而相暉。如其骨力偏多,遒麗盖(蓋)少,則若枯槎架險,巨石當路,雖妍媚云闕(缺),而體質存焉。若遒麗居優,骨氣將劣,譬夫芳林落蘂,空照灼而無依;蘭沼漂蓱(萍),徒青翠而奚託(托)?”


罗其鑫先生的笔墨意趣是建立在对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笔墨深入研究后开创性的发展,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遒潤的笔墨意趣。首先,其笔墨是传统基础上的升华,笔力劲健挺拔,笔势波澜壮阔,重而不滞,轻而不滑,润而不淹,枯而不燥,在保留将传统笔墨审美观的基础之上,对墨色与笔法进行了长年累月的深入探索,并付之于实践,由此创作了大量的纯水墨的作品。纵观先生的前期作品纯水墨的大概要占到先生创作的一半还要多,并且得到了业界圈内人士的交口相赞,成就斐然,近观百年中国山水画史,可谓独树一帜。在用笔上,先生秉承“横拖捻破,皴擦点戳,控纵起伏,操之在我(周轮园语)”的原则,充分吸收古代与当代名家的不同营养,一笔下去,数法皆备,数锋齐出,郁郁葱葱,仪态万千,堪为一绝。真正做到了“帶燥方潤,將濃遂枯;泯規矩於方圓,遁鉤繩之曲直;乍顯乍晦,若行若藏;窮變態於豪(毫)端,合情調於紙上。”书画相通,由此见之。


罗其鑫先生将笔法墨法开拓性广泛根植于浅降山水画的着色过程中,层层积写,使整个画面浑厚华滋。先生的浅绛山水,开创性的引入中国传统民间绘画的浓墨重彩的部分特征,一改传统绘画先淡墨打底皴擦,重墨点苔,薄施淡染层层累积的着色特点。一方面以水墨山水的创作为基础,五色皆备,润燥并行。再依据画面需求,以墨代色,以色代墨,层次相积。从而形成用色不多却变化万千,独具一格的山水笔墨特征。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剑山行记 2016年



其次,在中国传统山水画物象元素的继承与发展方面,中国传统山水画,无非由山石,云水,草木,人居四大要素构成,而且通过一千多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具有高度概括性的意象性的笔墨符号。就山石来说,根据各地区的自然环境的不同中国画以固定了具有区域代表性的固定的几种皴法来表现山石的内在的质地和外在的物理特征,对其进行分门别类。在表现的步骤上以皴擦点染为基本先后落笔顺序。而对于草木表现,主要采用勾勒和没骨两种画法并辅之于局部的皴擦点染。树叶和草叶的画法也主要以勾勒与点厾为主要表现形式并有一整套疏密聚散的布局原则。云水的表现也主要以勾勒烘染留白三大方法。人居则极尽工写之力,寸人尺屋也务求纤毫毕现。


现在我们就这四个方面来看罗其鑫先生对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继承和发展。


传统绘画对于山石的各种皴法元素仍然是以勾的线条为核心基础。宋代马远在大斧劈的过程中偶尔能见到大面积的墨色的运用,但后来逐渐为山水画家所抛弃。近代张大千又开始采用泼墨泼彩作山水,又当属单独另外一类。新中国建国以后。苏联式的现实主义的写生方法开始大规模的进入山水画创作中。素描速写的表现形式广泛的应用。而更多画家在此基础上抛弃了对传统笔墨的追求,毛笔速写素描变成主要的方式最终让画面失去了中国画的独特性。但是我们打开罗其鑫先生的画卷,却发现一种反向的发展:在扎实的造型艺术基础之上的山石符号中,中国传统文化的对山石的高度的归纳总结各类皴法特征清晰可见,但以往的僵化的步骤则在罗其鑫先生的笔下被彻底打乱,达到浑然天成的效果。在画面上传统与现代达到了和谐的统一。


在云水方面,罗其鑫先生也加入自己对传统绘画与西方造型艺术结合的理解。对水的处理上往往是把光学原理并将其与中国绘画的勾勒点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而对于云的表现充分体现了罗其鑫先生的独创性。先生早在80年代的作品中,就开创性的用干湿相生水墨写意的方法来表现四川地区的高山云海,并在全国性的大展里面崭露头角。形成其极具个性化的独特的视觉元素特征。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穿山踏云马帮来 2012年


于草木这一绘画元素。则不得不提到罗其鑫先生对于中国传统绘画里的重要对象之柏树开创性的表现方法。在保留中国传统笔墨技法的基础上,先生彻底打破以往死板的以勾勒线条表现树干纹理,丁头鼠足点厾来表现树叶的传统办法,以破笔法施以长线,辅之以各种皴法表现树干。用书法的笔法辅之破墨,积墨法表现枝叶,使整个形象更加契合柏树的生物特征和文化特性。先生常说:我常画柏树,柏树有人工栽种生长在园林中的,也有自然成长于山野之间的,古人常画园中之柏,我独喜山林之柏,它更能彰显生命与自然的抗争,展现不折不挠的人文精神。先生的柏树也成为其最具标志性的绘画符号。


对于山水画中的点景人居。先生则抛弃了传统山水画中的对人物的精微细节过分描述。进行了高度的概括和提炼,使之与整个画面写意特性达到了高的统一和协调,真正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西风一路饱看山 2016


第三,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体现与开拓


中国山水画的创作是一个师造化到得心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关于山水画的意象性追求一直是中国传统绘画的终极目标。这与西方近代绘画发展趋势是一致的。如果说西方绘画以个体意识形态的表现为核心内容,那么中国传统绘画则是以个体对中国传统文化与哲学的学习与认识为核心目标。正是基于这种创作目的,奠定了中国绘画在世界艺术史上的独特性。


纵观罗其鑫先生的作品。这种文化特征和哲学特征尤为明显。


一方面,作为四川人,罗其鑫先生曾上百次的辗转于长江三峡,嘉陵江源和剑门古道。对于这一地区的历史地理文化有极为深入的理解,并把这一地区的风土人情,山水河川,古道汉柏作为其核心的创作基石。展开罗其鑫先生的画卷,犹如游历在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长河中,苍茫之气油然而生。


记得蜀中另一山水名家黄纯尧曾为先生作文道:“罗其鑫同志一贯重视生活,这条路无疑是正确的。最近看过他几十幅速写,从四川彭水(今重庆彭水)、酉阳到湖南张家界,从云南西双版纳到贵州黄果树瀑布等等,丰富多彩。他的速写当不止此,这仅仅是其中一部分。他勤于动脚,勤于动手,还勤于动脑,很可贵。他的速写善于抓各地的主要特点,取景注意剪裁,表现手法注重抓对象结构,线条简练,虽是铅笔速写,但笔法颇有变化。凡此种种,都证明他勤于动脑。这些都是他的速写特点。”


在外师造化的同时,先生的心源中的中国传统文化特征也在这里得以完美的体现出来。


在造化自然的同时先生的心源是传统的,同时也是现代的,先生在对于文化思想的表现形式上又是新的极具开创性,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先生就不断的在其创作中,尤其是山水小品的创作中采用全新的构图与透视方法来营造一种更加具有视觉冲力的效果,以表现蜀道之难。逐渐形成了一种以方寸之间见千里之途,数笔之下看古今苍海桑田的画面视觉效果,把小画大景发展到极致,用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在自己的山水创作中尽力营造一种苍茫感。

山水画家罗其鑫作品

峡江渡口  2016年


无论大画小品,罗其鑫先生都特别注意画面中长线条的意向性运用,使整个画面在构成上的组建出一种大开大合结构关系,配合画面要素组合艳情的内容上的时空观,营造出独特的带有强烈个性的岁月的苍茫之气,这不仅是画面上更是在历史的外延表现上的时空观的展现。正是基于这种认知,促成了罗其鑫先生在蜀中山水画坛的发展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罗其鑫先生已年逾古稀,然而先生对艺术创作的追求往往令吾辈汗颜。先生每日早起游园,观园中花草林木,新芽初生,新枝初长,尔后铺纸提笔,日出而作,日落不息。每与吾辈论及绘事,皆言人生宏图,如旭日初升,辅万物成长。正如今年三月与老师相聚畅言之余先生所道:“我不满足于我以前的作品,现在的画在变化之中,到底该如何变,变成啥样,我也不大明白,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以前的画太明白了太理性了,现在年龄大了,意识到了。努力吧。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言不我欺也!”

今著此文,仰之高山,始之于足下,唯愿不负恩师所望是也。

(文章源自山水自娱堂 版权属原作者尹晓林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转载或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

分享到:
共执行 164 个查询,用时 0.041852 秒,在线 740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353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