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字画百科 > 牟桓平涂化写意作品展示

牟桓平涂化写意作品展示

时间: 2019-05-06 来源:【收藏古玩网】

在2019年5月8日上海宝山月浦花艺节开幕时,宝山众文空间的“今日花放”主题展中有牟桓的四幅一组的绘画作品,它们以花为背景,而且以四季的色彩为暗示组成了抽象的画面。这样的画面能显示出牟桓的绘画背景,对中国画文人画意味的理解和他去德国后所受到了抽象笔触肌理语言的影响。


从牟桓的创作史来说,最早牟桓是用这样的画法来处理有动感的人物形态的,而后这样的画法延伸到山水和花卉系列,花叶和枝干在这里都被平涂式地简化而变得隐隐约约,牟桓的这个实践是由中国文人画的写意和泼墨及墨韵渲染的效果为基础,然后又从后印象派到的抽象表现主义的西画笔触和色彩组合所产生出来的画面感结合在一起的,在这样的画面中,我们需要用双重信息来观看,当然面对这样一种形态的画面我们必须是用眼睛观看,只是这样观看被要求不只是视网膜的物理反应,而更需要艺术史中的语言上下文的解读,否则我们无法去判断这样一幅画面的意味。

牟桓 春 布面丙烯

牟桓 春 布面丙烯 55x60cm 2019

从中国画史上的工笔画卉到徐渭甚至八大山人,无论花枝还是花叶都越趋简化而像什么花叶变得并不重要,花枝和花叶被简单轮廓化的目的是因为绘画有更重要的笔法线条和墨色的呈现,我们从八大山人的花卉中充分地看到了这一点。

牟桓 夏 布面丙烯

牟桓 夏 布面丙烯 55x60cm 2019

由于牟桓的画面虽然画的是花枝和花叶,但它们也已经拆散和分离并且在画面中进行自己的空间关系上的组合,这样的组合直接转换了中国大写意的花卉题材的创作,直达西方现代绘画的基础性表达。本来从毛笔运笔产生的书法式轮廓线而形成的文人画的传统画面,到了这个时候,由于牟桓用了西方画笔,中国水墨的材质也被西方布面和丙烯所替换,导致了画面是西方现代绘画方式而却内藏着中国绘画的历史,首先花枝和花叶被西画的画笔工具加以平涂,这种笔触不同于用毛笔带书法节奏的线条,它们是将书法的轮廓线变更为平刷而简化的痕迹,而中国画中大量的留白在这里被一种从后印象派开始的马赛克平涂到色块立体主义再到霍夫曼系统的立体主义背景的抽象表现主义平画化填补,这就形成了,牟桓的这四幅画首先在“春、夏、秋、冬”四季作了色彩上不同取向以暗示着画面所要说的花卉印象,如在这四幅画面中,春季以绿色为底,以紫色点缀;夏季为黄色为底,以桃红色点缀;秋季以粉红为底,兰色点缀;而冬季为灰色为底,哪怕紫色也变成了暗紫。这些如马赛克向前发展的立体主义的色块平涂当然不存在于以白当黑的中国文人画中,但由于其花枝花叶的粗率的笔触运动,牟桓的这组作品又很像黄宾虹晚年花卉作品的西画样式的转换,并且如黄宾虹的层层累积的黑线的山水画所形成的体积感那样,牟桓的这组作品也是重重花枝又层层空间。当然,这只是两者之间相类似的对比而并不是说牟桓的这组作品直接可以用黄宾虹的积墨法的书法轮廓线的构造来解读。

牟桓 秋 布面丙烯

牟桓 秋 布面丙烯 55x60cm 2019

牟桓的这组作品更加让我们重新回忆起色彩几何所形成的空间纵深感,并且因所有的无中心的花枝花叶平涂和混合成的光晕式色块组合而形成的面,使得画面中的物浮动了起来,在这里,西画扁平笔毫用丙烯颜料在画布上的平涂,特别因花枝和花叶的交横相错而在画它们的时候又顺势而为所形成的动态结构,足以能让画面成为其视觉对象本身,我们确实需要眼睛的训练有素,薄薄的调色板化的各种色彩关系,完全产生于轻轻的平扫过去,还是一笔一笔地反复平扫过去而累积起来了画面,其语言看似容易做时难,它要像连着血脉跳动的皮肤的弹性而不是贴上去的一块块死皮那样的颜色和轮廓,格林伯格说的画面要会呼吸,就是针对这样的形态的绘画作品而言的。

牟桓 冬 布面丙烯

牟桓 冬 布面丙烯 55x60cm 2019

看牟桓这四幅作品离不开这样的要点,也是这种绘画的线索之所在。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转载或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


分享到:
共执行 162 个查询,用时 0.033088 秒,在线 165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1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