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阳士琦大师制作人民尊流程展示

阳士琦大师制作人民尊流程展示

时间: 2019-07-09 来源:【收藏古玩网】

一、成型拉坯工艺


拉坯是一种古老的技术,是陶瓷制作的七十二道工序之一。它是在转动的轮盘上,用手工将可塑泥料拉制成各种形状坯体的过程。要求手工技术高,劳动强度大。

一件瓷器的拉坯工艺大体上需经过揉泥、定中心、开底、拔筒、成形、修坯几个步骤。《人民尊》的拉坯步骤亦是如此,制作《人民尊》的原料主要有高岭土和多种矿石组成,目前来说,景德镇的高岭土已是稀缺原料,它作为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每做一件瓷器都面临瓷土资源枯竭的危机,所以不言而喻,每一件《人民尊》都将是世上难得的名贵珍瓷。

揉泥只是手拉坯的第一步,但这一步很关键,过程中需要不停的揉,将泥块中的气泡拍出,让泥更柔软、密度更均匀。接下来的定中心也很重要,它决定成坯的好坏。待到开底时务必要开得平整、严实,水分的控制很很重要,同时手指的操控要灵活。拔筒时,左手和食指和拇指要捏住泥环壁,右手控制外壁中沿和下面部位。双手同时用力向上提起,因为《人民尊》的器型成筒状,所以把控直线整体拉起,不能晃动偏离中心。


以上步骤都完成后,接下来即开始成形。用左手中指和拇指捏着旋转中的筒壁,右手护住左手慢慢移动,宽时外移,紧时内收,高时上提,低时下压,在移动过程中要注意手指的湿度和力度。这样,一件称心如意的坯体就完成了。

为使坯形更完美,之后还要进行修坯,制品最好是处于半干是修坯,修坯后便是制品的干燥和烧成。


二、瓷雕装饰工艺


陶瓷雕塑就是瓷泥通过雕塑成型,然后经过高温烧制的三维立体艺术品,简称瓷雕。瓷雕作品“天人合一”,是陶瓷艺术家“人巧”与窑火“天工”完美结合的产物。瓷雕与木雕、石雕、牙雕、骨雕、贝雕、根雕、冰雕、漆雕等所有雕塑都不同,它必须经过1300度以上高温烧制而成,而从“泥”变成“瓷”这一过程,作品的体积要整体收缩20%左右,且物理、化学物质都会产生根本的变化,诞生了“瓷”这一全新的物质。经过高温瓷化的洗礼,其造型、颜色、体积、质地等全部“脱胎换骨”,可谓“凤凰涅槃”。

1、 双耳雕刻


《人民尊》双耳是周令钊根据自己参与的国徽设计修改而成,国徽上的麦稻穗、帷幔、齿轮代表工农联盟,而工农又是人民的基石,周令钊将这些元素重新组合,焕然一新变成一对双耳造型,史上首次尝试,代表人民向祖国献礼。金麦穗双耳采用堆、推、雕、刻、捏、刮、接、贴八字瓷雕技法,在雕刻过程中丝毫马虎不得,每一颗麦粒都要大小一致,每一条纹路都要整齐划一,最后在贴合时,必须严丝合缝与瓷身融为一体,看不到半点粘贴痕迹。一系列过程要求雕刻师有精湛的技艺,又要细致入微,才能完美做出《人民尊》的标准器型。


2、 顶盖雕刻


《人民尊》器型为金穗双耳将军罐,将军罐的命名首先是以宝珠顶高圆盖的形状酷似头戴战盔而来。《人民尊》的顶盖设计奇特,与以往的将军罐造型不同,它是周令钊根据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穹顶的创意而设计,以红色五角星为中心的满天星设计,犹如浩瀚宇宙繁星点点,突出全国各族人民围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理念,设计寓意不凡,符合《人民尊》的创意初衷。



《人民尊》顶盖上满天星加上红色五角星共108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108又是个颇有意义的数字,它代表“极高”、“吉祥”等寓意。设计最终选定,但其制作过程极为复杂,每一颗都需要手工雕刻,大小要一致,形状要相同,规格要统一。在严格的要求下将108颗五角星整齐划一地雕刻出来,无疑是给瓷器的制作过程增加了难度。



二、釉面工艺


赏瓷先看釉,釉色决定了《人民尊》的价值。此器以“宝石红”色为底,此釉色又称为“霁红釉”、“醉红釉”,是明宣德时创烧的著名铜红釉品种,这种釉色深沉安定,釉面光润,不流釉、不脱口、不开片。是用普通制釉原料,加入釉灰、氧化锡、氧化铜含量少于1%,生坯上先喷上一层釉色,再均匀加重,经高温还原烧成。



三、金彩工艺

金彩工艺始于宋代,清代达到极盛;明清时期金彩工艺是将纯金与其它矿料研磨成粉,加少量矾红做助融剂,加胶少许,用笔蘸金粉在釉面上描画花纹;画好后,再入窑经700°C至800°C高温烧制,最后用玛瑙石抛光;此工艺由于需用纯金作原料,因此成本巨大,是皇家顶级御瓷才能用到的顶级工艺!

这项工艺的难点在于,一定要将金粉与其它原料混合恰当,才能使金彩放出金光,并且能长久附着在瓷体上永不脱落!


四、装饰工艺


《人民尊》除了顶盖和双耳别具特色外,器身的开窗也是标新立异,首次出现的“中国地图”异形开窗,为整个当代陶瓷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两个开窗内设计出长城和牡丹花图形,皆工笔手绘施珐琅彩完成,为表现出浓艳重彩的牡丹花效果,在手绘牡丹花时,需反复套色几十次才能增加厚重感,绘制过程耗时费工,又考验绘者的画工,如果画错一笔,瓷器要摔碎重做,只要这样才能保证每一件瓷器都精益求精,完美到达献礼瓷标准。



《人民万岁·人民尊》最终的完美呈现,阳士琦倾注了太多心血和汗水,他不只是把关所有工艺流程,绘制和烧制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细节都要一一解决,尤其是釉色烧制时温度的掌控,过高或过低都会导致釉色不均,烧不出纯正的霁红色。同时又要协调瓷器纹饰、开窗绘制,双耳和顶盖的雕刻,哪一个环节出现瑕疵都要前功尽弃。之所以如此精心绘制这件作品,是因为它的绚丽多姿的画面承载了国家的繁荣发展大计,展现了陶瓷艺术发展的新轨迹。百年或千年之后,子孙万代也会为今天的艺术家的匠心风采和陶瓷艺术卓著成就而引以自豪。



分享到:
共执行 163 个查询,用时 0.026842 秒,在线 697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3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