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勤山水画展

黄勤山水画展

时间: 2019-09-16 来源:【收藏古玩网】

策展人:墨迹


学术主持:陈水兴博士


主办单位:广州购书中心、广州墨迹简言文化投资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广州高地文化空间、广州百诚艺术馆


展出时间:2019年10月1日-10月7日


开幕/访谈时间:10月1日下午3:00


笔会时间:10月4日下午3:00


媒体支持:雅昌艺术网、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广州日报、网易艺术频道、020艺术观察、文化参考报、墨迹简言


展出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123号6楼高地文化空间展厅

黄勤,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画院研究院。8岁师从无锡书画院名家许惠南学习国画,18岁以总分第一名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师从何家林教授,21岁保送本校研究生,师从张谷旻教授。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导师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教授。


学术主持:陈水兴博士,11975年出生于广东阳江,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山水画研究方向博士。现为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山水画专业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北京画院青年画院画家,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油雕院特聘研究员,广东楹联书画院副院长。


前言




黄勤博士,一个令人羡慕的天之骄子,一个全国统考总分第一名考进中国美术学院,又被保送本校研究生的江南小女子,现在更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八岁起的深耕潜学,师出名门,终有所报,她是至今为止最年轻就获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资格的,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浙江画院研究员,前途无可限量。


她勤学奋进、屡获嘉奖,身为新浙派山水画的第四代佼佼者,直接、全面、深入地浸淫于新浙派山水画的研究。


黄勤的作品,神清气爽、秀逸典雅、构图简洁、色调明快,大胆追求笔墨表现与意境营造。用笔灵练、笔笔生法,点线皴擦、玩转自如。用墨枯湿相间,浑然成趣,营造出苍润华滋、闲逸幽远之境象。


这次展览已经是我第三次作为策展人为她做展览,而素以严格著称的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都为黄勤出版著录,全国发行,这也算专业和市场的认知吧。藉此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希望用中国最传统的艺术形式为传播文化软实力,为祖国兴盛做最好的见证。


策展人:墨迹


2019年9月9日

作品欣赏



幽夏 247cmx123cm 2018年

作品构图层次分明,笔法苍劲有力,画面大量留白,以墨色浓淡变化,用墨枯湿相间,朴实严谨的手法,来表现幽夏庭院之景。


幽夏  137cmX68cm  2018年

画家对于国画山水有着执着的艺术追求,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吸取笔墨意趣,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绘画风格。作品画面具有一种清雅之势,能够抓住观者眼球。只有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才能去享受那静谧的江南小院的水墨之韵。


山居 70cmx139cm 2018年


《山居三首》


夏狂冲雨戏,


春醉带花眠。


绝顶登云望,


东都一点烟。


夏雨降落后,山石更显纹理精妙,云绕群峰,苍松挺拔。春花开放时,描绘出墨色相融,气势非凡,雄伟的自然景色。“绝顶登云望,东都一点烟。”东都洛阳的繁华昌盛,在作品壮阔强烈的空间感中,也只是落笔如云烟,小如一点。


《初秋》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


作品描摹初秋景象,所画均是寻常所见,却有无限韵味深蕴其中。配以古诗,静静享受大自然的灵动变化,感觉着世界的奇妙虚幻,流动着的是对生活的热爱与满足。诗文的叙述与画面的境界清幽景象相融和。

画评


黄勤生于太湖之滨,深厚的人文积淀、秀美的江南山水,滋养着这位充盈着灵性和才性的姑娘。灵秀、聪慧是她的本色流露,但其瘦弱的外表下却有男孩般的冲动和韧性,奔放中不失细腻,外露中不失内敛,而这多种性格又充分地显现在其作品中。


黄勤如其名,学习勤奋,对自己要求很高。作为学生她是很优秀的,本科毕业时以全系总分第一的成绩保送为研究生。七年的美院学习,各种奖项拿到了手软,更突出的是作品多次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中国画展中获奖,那么年轻就成为了中国美协会员。


黄勤的创作大致分为二类:一类是色彩,构图简洁、色调明快,笔墨表现较为单纯;后多做水墨,追求笔墨表现与意境营造,树木组合、山水结体,表现老到。意境或厚重、或空灵,皆清新自然。用笔灵练,笔笔生发,婉转自如;用墨枯湿相间,浑然成趣。营造出苍润华滋、闲逸幽远之境象。


黄勤虽年轻,成绩却不小,作为学业导师,誉词不需过多,我们期盼她今后的艺术之路走得更远更好。


——张谷旻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国画系主任

物象与心境


——黄勤山水画闲思




我国山水画“以感为体”,故于物象有真情实感,画境自然迥异流俗。“感”要“诚”,也就是要至诚恻怛。天道是诚,地道是诚,人道是诚,画道岂能例外?“诚信如神”,故通天地人者,唯有“诚”。此乃“至诚感通之道”。“诚”是我国传统艺术之本。不诚无物,“自诚明”,故能体物为妙,得物象之神明,因而物皆光华遍布。不“诚”,则不“明”,不“明”之心境,不能与物象相应,不能画天地之辉光。“诚”不是“真”,“真”不能等于“诚”。画境之真不等于画境之诚。“诚”乃性体之德。常言“赤诚”,而不言“赤真”。然“诚”不离“真”,无“真”则“诚”为死“诚”,无活泼之生意。故真有至诚恻怛之怀,发之于画,自是画境之诚。“感”有“深”,有“浅”。胸襟广大,所感亦深,所包亦富,方能不枯澹。故画家亦要涵养性情,变化气质。“感”要随“缘”,也可说“缘感”。此我国艺术的“缘感”原理。所谓“缘感”即适逢其会,心有所感;随物所见,即物其兴,悱恻之思,不能自已,方可成画。忌无病呻吟之“感”。“感”人人皆有,然要“感”之深,则不易。“深”往往指所感“理境”之深。“理境”也称为“理趣”。“理趣”往往得之“神悟”。作山水画以营造“理境”为最难。我国传统山水画的神品,有极高的“理境”。“理境”即道的境界,或灵的境界。此难于俗人言也。故曰神明之乐。




我国山水画确然营造“幽静”的画境,然此乃粗糙的说法,故要切己体究纷纭之“幽静”,而不能停留于此。心境以物镜生,物镜以心境合,物镜与心境契合,画境方称绝美。“幽暮”,“幽泉”,“寒松”,“寒山”,“寒流”,“寒花”,“寒月”,“寒水”,“寒英”,“寒藻”,“寒风”、“寒烟”,“幽谷”,“幽荫”,“幽鸣”,“幽桂”,“幽潺”,“幽户”, “幽径”,“幽崖”,“幽步”,“幽邃”,“幽赜”,“幽沦”,“幽昧”,“幽晦”,“幽沉”,“幽期”,“幽梦”,“幽卧”,“幽独”,“幽愤”,“幽人”,“幽丽”,“幽邃”等等。真是“幽”之纷纭。“幽”中不含“闹”而含“静”,故常言“幽静”;“幽”中不含“浊”而含“清”,故常说“清幽”;“幽”中不含暖而含“冷”,故常言“幽冷”;“幽”中不含“广”与“大”,而含“深”与“小”,故常言“幽邃”;“幽”中含“隐”,故常言说“幽隐”,“幽”中含美,故常言说“幽丽”。故我国山水画开辟出了“幽静”、“清幽”、“幽冷”、“幽邃”、“幽隐”、“幽丽”等等审美意境。黄勤的画境近“幽丽”和“清幽”。高山、深林、回溪、幽泉、怪石,嘉木所营造的“幽丽”画境,开辟出晶莹剔透山水审美空间。我想在高山、深林、回溪、幽泉、怪石嘉木等“幽丽”的意境中,忽然引起心底苍然暮色的“寂寞”,哪是什么样的画境?


——张健旺


河北美术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转载或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

分享到:
共执行 163 个查询,用时 0.023428 秒,在线 758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52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