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著名书画家徐家康在画家方辉作品展讲话

著名书画家徐家康在画家方辉作品展讲话

时间: 2019-09-27 来源:【收藏古玩网】

我对方辉兄不太熟悉,是主持人邀请我来参加这个活动的。大家都在说黄宾虹,讲黄宾虹是一个高山也好,是一个富矿也好,但总觉着拉不近。我是跟程大利老师学习的,程老师反复强调一句话,说,“黄宾虹不要学,好多人不理解,说你也不要学,学不了,但你要研究黄宾虹他为什么成为黄宾虹。”这个刚才大家都谈到了黄宾虹对金石书画、文字学的功夫以及在研究鉴定上的水平都特别高,这当然是他一个方面了。但是,我觉得除此之外,黄宾虹还有一点就是他对西画,特别是印象派以及现代西方绘画的研究,这是当年和他同时代的相当多的画家都不具备的,刚才方辉兄在开幕式上也谈到这一点了是吧?黄宾虹从北京到上海回去以后就常常谈西方的绘画,这就是后来傅雷为什么特别理解他,并且能够跟他有共同语言的一个原因。在傅雷和黄宾虹的通信里他们也曾反复提到一个特点:近看什么都看不出来,远看什么都有,这不就是西方印象派的那个审美吗?


我们今天再学黄宾虹,这一点就给我们很大启发,除了像黄宾虹学传统的书法、绘画以外,是不是我们现在学山水画的人也要多关注一下西方的现代艺术?在宋庄,好多画家发现搞现当代油画的这些人特别有条件,但是我们接触的很少,最近我频繁的在接触,接触以后因为收了他们一些油画,慢慢看的多了真还有所感悟。当代水墨里面好多年轻人的画里,实际上也是吸收了西方的一些观念,这个意思就是说黄宾虹称为黄宾虹,而不同于其他人的一个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比如说大家都学黄宾虹,李可染跟黄宾虹跟的时间最长,但是在李可染的画里面我们基本上看不到黄宾虹的东西。当然,你要说他的积墨方法,画的黑乎乎一片,那个可能像黄宾虹,但是乍看李可染的东西,可能给你的印象是更像版画、摄影,里面有很多具体的东西,我认为这是李可染先生能够出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这是我讲的第一点。我们学黄宾虹的画法的话,是不是另外一个角度上就是说,更多的是对他的笔墨要研究,但研究到什么程度?我见过几个学黄的高手,安徽有,杭州也有。刚才进来的裴德龙(音)老师和黄智程先生我们都很熟悉,他们的画被N多人把款抠掉以后,裁一个局部送到拍卖会去拍,当成黄宾虹作品拍。我知道有人甚至就拿黄宾虹来让他们画,他们是可以画的乱真的,这是学黄宾虹的一种类型。


我也曾下过一段工夫,前两天杭州也有一个老板请我去,去了以后我说我给你画我的特色东西,他说不要,我就要你画黄宾虹。住了一个月,我给他画了十几张类似黄宾虹的东西,当时我都是题了款,这以后他后来怎么处理我也是不知道的,反正他觉得你画的这个黄宾虹在某些地方也是可以乱真的。但是我后来想想这个东西不能这么做,老这么做的话就很危险。我就想起来一个事情,徐州有一个最大的画廊,原来叫徐州画店,现在不叫徐州画店了,徐州最老的一个画店的老板,他跟我老师特别熟悉,有一回到北京,我知道他就是要从我们这边了解事情。那天正好赶上荣宝斋展黄宾虹,我早上就去琉璃厂看展览,看完以后中午就陪他吃饭,当时他在琉璃厂还有个店,就在店里面看他的画。送完他走了以后,我们下午要回去,我说我还要去看看黄宾虹,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小心不要掉进去出不来。他就怕我们学了以后,旧东西中那些特别小的技法以后,最后陷进去就出不来。这也是我当时有所顾虑的,我又想起来一个事情,这个老板在大千画廊做画展,大千画廊老板姓高好像是中央美院出来的,他看完我的画以后也说程老师的学生传统很好,然后就跟我聊,说你不能再这么画了。他说李可染讲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最大的功夫打出来。你看李先生的画他打进去了吗?说李可染,他就反正提醒我这个话,我后来想想,然后我特别注意李可染临摹的八大,临摹石涛的那些画,真的不太到位。他说你进去就出不来了,传统这个大坑魔力太强,你小心别往里面掉。他的这个说法跟前一个老板的说法是一致的。


由此我也看到方辉这个画,本来讲学黄宾虹的,跟龙瑞先生在学黄宾虹,但说实在话,我看到你的画第一眼我没有想到黄宾虹,这是好事情,是坏事情?个人去琢磨。有人说我画的不到位,不像黄宾虹,但是画像的话我觉得不一定是好事,它是个低层次,怎么讲?比如说一个中学生,他背了几篇朱自清的散文,然后写了文章以后,老师一看有点朱自清的味道,就对他表扬。如果一个博士写的文章还像朱自清,你怎么还像朱自清?这个态度可能就是个中性词了,说你到40岁了,你的文章还没有自己的东西,那你就不要再弄下去了。所以,这一点中国画里面讲传承当然是对的,但是我们又特别强调突破。但是你要到中央美院去,搞西画的一帮人,他们会像躲避瘟疫一样怕你说像谁谁谁,说在你的画里面看着像谁,这等于是骂他。我们去搞书法的时候,你一定要像谁,如果不像,大家就说你这个字不在“体”,没有传统。什么是传统?我就想,这个东西,你是学传统的,但是我找不出来你是学哪一家的,你是学碑的还是学帖还是学哪个,都找不出来,但是他就是传统,那才是高手。但是我们一般的态度肯定首先是排斥他,为什么排斥?我们总是用我们原有的经验来推出我们看到的东西,我对帖学中的几个面貌很熟悉,我对碑很熟悉,这是学颜真卿的,这是学谁的,突然看到一个我找不出来他是从哪来的,我们就会排斥。这跟我原有的经验之间产生了比较大的落差,但现在这个社会节奏这么快,我们没有一个心思静下来慢慢的去琢磨它,这个东西我们学习它是很好,我们很少想它是好在什么地方。我们太缺少这个东西,我们就是简单对照一下,这个很好,这个学黄宾虹的,那个是学米芾的,就过去了,实际上恰恰就是说中学生写文章像朱自清一样,还在初级层次上面,那么怎么来欣赏?我想,就是说你这个东西好,它符合艺术的最基本的规律,OK!然后就你自己的东西,然后你自己东西是不是很鲜明,然后让别人慢慢在一次一次的学习欣赏当中找到它的好处,这才是好的东西。讲那个古人拿他的画,别人一说好要回家把它撕掉,说明太浅了,你一眼就看透了是吧?因为好东西就是反复的看,看一次看两次,就像认识一个人一样,这个脸很漂亮很高兴,但这个老婆娶回家以后天天骂人,受不了。画其实也是这样,就说黄宾虹讲的“内美”的问题。


为什么古人30岁、40岁就有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今天我们到50岁了还被许多老师批评,你要临帖,你要怎么样怎么样,临了20年、30年了。我说我是写字,我是画家,我说我写字,实际上每次写字的工夫比画画的多若干,我可能一个月不画画,但是我天天要写字,有人说我看不出来你这个学的谁,我就想我就不要你看得出来。我在写字的时候,我就把我所有学的东西都给它忘掉,我就是想我怎么样表达我的心情,我怎么样把这个字写得好玩,但是别人就不理解,所以我说我画字,画家画字,不是写字。后来给人逼急了以后,我就发我临摹的二王手札给他们看,发了以后他说没想到你还下过这个功夫。我想这一点方辉这个画,肯定来自黄宾虹,他跟龙瑞先生学,学了很多年,有没有黄宾虹?肯定有黄宾虹,但是你这里面没有再刻意的把黄宾虹的笔墨语言展示出来的原因,一个是你可能刻意保持距离,有一种可能就是说你还可能不自信达到那个程度。我不知道是哪一种,因为我们不了解你,第一次见面,我也第一次看你的画。可能原来我还没看过,但是因为不熟悉,信息太多了就翻过去了,所以说我就这么说,我就猜测你自己心里肯定有数,你是到底从哪个角度上去看这个问题?我在荣宝斋参加一个鉴定班的学习,里面二十几个人都是企业家,就我一个画家,他说你跑到这儿来干吗?你不去学画画。我说学画画,画家的东西我基本上大概了解了,我说再学可能学不到什么东西了,我倒想看看搞鉴定的人,搞鉴定的人是怎么来看画的。他们可能跟画家角度是不一样,黄宾虹也好,吴昌硕也好,这些人都是鉴定大家。但是说实在话,他还给我们请了很多国家鉴定委员会的委员,故宫的、上海博物馆的,好多专家来讲,说实在话,大多数没讲出太多学问出来,最后学了一年,感觉很失望,然后我的感觉是什么东西?中国书画不敢投资,水太深陷阱太多,到处都是坑,人家是成集团的在做这个事情,它有暴利,这个东西是不是比贩毒还要暴利?警察就讲说你贩50克毒就可以给你判刑,判死刑了,说你造一幅画的画要挣几千万的利润,无非就是说侵犯知识产权,可能最高判你个七年八年,这个太轻了。所以说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做,成集团的在做,从画家到拍卖公司大家联合来做这个事情,我们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么这些人这么大的资本在做这个东西,你不掉在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想我不收中国画了,我也收不起,伤不起。那么后面要干嘛?我去收一下身边熟悉的人,就做油画的,我踏实,都是朋友,都认识,几百块钱,几千块钱。一个老板就讲这个东西成本太低了,将来能卖出钱出来吗?我说你20年前齐白石的画不就几千块钱,万把块钱吗?那么这些今天三千、五千的画,再过20年你怎么知道它就不能变几百万,上千万了呢,是吧?我就想这个事情,我讲这个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跟传统也学一学,当然这是根本,也不要排斥当代西方的现代艺术。我就说到这好吧!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网站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转载或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

分享到:
共执行 163 个查询,用时 0.028392 秒,在线 246 人,Gzip 已启用,占用内存 4.255 MB